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
西安足浴技师推油

提示: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(一)

我今年24 174 64 0.5,毕业两年多了,现在在西安做设计类工作,因为每天都要坐着面对电脑,所以腰、颈椎会特別的疼,前一阵子听同事说团购网上很多东西很便宜,自己便随便去逛逛,随意逛的同时,突然看见了敏感的字眼:按摩。(因为常在同志网上看到有推油按摩,但同志按摩推油都不可靠,所以自己也沒去过),刚好最近很累,就团了个48的足疗,(想团男士保健,但一问都是女技师,心想还是算了),刚好週末沒事就打算去做个足疗放松一下,去前特意穿了个莫代尔的三角裤,就是鸡巴那里是个U突型,鸡巴硬了不会察觉,去了之后点了个男技师做足疗,很正常,也沒人会怀疑。

服务员倒了水,我换了按摩服,挺薄的,然后躺着等着技师,心想一定要是个结实帅男呀,终于门开了,一个28左右的男的进来了,有些失望,不是很结实,但还可以,挺匀称的。他说他是60号很高兴为你服务,我点点头沒说什么,他端来热水,示意我泡脚,然后他站在我的身后给我按摩头部,我闭着眼睛享受着,过了一会把我的胳膊举到头上,转时,无意间碰到了他的鸡巴,感觉真是刺激,他也沒有不好意思,可能是工作习惯了,按摩完头部后让我躺下按摩胳膊,把我的手搭在他的腿上,眼看着离他的鸡巴只有几釐米,真是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下啊,但理智告诉我不可以啊,然后他给我按摩脚,可能有30分钟吧,期间聊天知道了他是咸阳人,来这打工,下个月就不幹了,做別的工作,我也客套说你这么好的手艺丢了多可惜,他说那以后可以电话联繫找他按摩,便宜些,我说好,顺便留了电话,然后开始按摩腿部。

我的腿部比较敏感,他摸了些油在我的小腿上来回的按摩,此时鸡巴已经硬的不行了,我能感觉到鸡巴流淫水了,湿湿的,还好穿的是三角裤,鸡巴硬了后紧贴着大腿,是平的,不仔细看,是看不出来的。还以为也会在大腿上摸油,心想能按摩鸡巴了,真爽。可惜是只在小腿上按摩,大腿只是简单的按摩几下,每次快要碰到鸡巴时,就停了,我说往上按点,他沒说话,就顺势往上按,结果一把按到了我的硬鸡巴,真是爽啊,他就赶快收了回去,我此时不知道怎么了,便大胆起来说,帮我按摩会阴那里,他沈默了一会,然后说好,等一下,我心想,今天真是赚到了,欣喜着。

按摩了一会,他叫我趴着,按摩后背,就在我心想什么时候按摩鸡巴时,他脱了我的按摩裤,我穿的是白色的三角裤,我简单的按摩了几下背部,然后直接从后面按摩我的睾丸,我舒服的呻吟了几下,屁股翘高一些,他顺势摸着我又粗又硬的鸡巴,抚摸着,此时真是爽死了,他又让我转过来,从我的内裤的一边掏出来我的鸡巴,看到自己的又粗又硬鸡巴被人別的手玩弄着,此时真是不知道说什么,他按摩着我的三角区,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,让我变化个各种姿势帮我打飞机,我此时爽的也不知道说什么,便都听他的,他用手指轻轻粘了粘我的马眼,我也顺势看过去,淫液真是流了好多,他只是淫笑了一下,我不好意思的用手遮住脸,沒过一会,在他带有技巧性的按摩下,我喷射,射的真多;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事后想想人家按摩也怪辛苦的,便给了他150元钱,我说你会推油吗?他说会,我说那我以后找你推油算了,每次给你200,他同意了,他走后,我在包厢里休息了一会,也就走了,这是我第一次做足疗按摩,真是爽啊。

(二)

上次去足浴店按摩之后,要了技师的电话,过了一个星期吧,刚好是週末,就打电话想让技师给我推油,自己从来也沒有推油过,只是看到过G片里面推油的场景和网站的图片,自己也想体验一下,不过一想到技师推油的场景,我的鸡巴就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,龟头涨红涨红的,真想打飞机,不过还是忍住了。

联繫好技师后,就先去宾馆开个了钟点房,开着电视,自己先去洗澡,顺便说一下,我是0.5,不是纯0,不过我还是把自己的菊花也洗了一下,看G片时,按摩师都会抚摸、舔、插客人的菊花,一会要是推油时,万一要是技师要玩的菊花,也不会因为不干净而尴尬。

洗完澡穿上莫代尔的白色三角裤,就是挺薄的面料,前面只是遮住了鸡巴部位,后面遮住了臀部一点,显得鸡巴挺,臀部翘,再加上鸡巴一直硬着,都快跳了出来,真是难受。自己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电视,沒过一会技师就来了,我赶紧去开门,技师看我只穿着内裤,鸡巴明显硬着,他略有些尴尬,不过聊了几句便好多了,技师脱了衣服就去洗澡了,因为宾馆的洗澡间是玻璃的,所以从外面能看到里面,我假装看着电视,偷偷的观察着技师在洗澡,身材真的是不错,很均匀,鸡巴沒硬,但也挺大的,他还仔细的洗了一会自己的鸡巴,不知道是因为刺激了鸡巴,还是因为刚才看到我只穿了条内裤,技师的鸡巴慢慢的硬了,我继续偷偷的看着,大概有16、7的样子,往上翘,看起来很硬,我实在忍不住,摸了几下自己的鸡巴,技师洗完后,出来了,穿着黑色的三角内裤,浑圆结实的屁股,在那朦胧隐约中包着的一大包,让我的心不由自主的骚动起来。技师让我趴到床的床边,就开始给我推油了,明显的能感觉到其实他也是G,只是不容易看出来而已。

技师拿了精油轻轻的在我背上点了几滴,便开始推油了。技师把瓶子里的油倒在手上一些,擦开了,先从我的脖子摩擦起来。因为涂着油,加上他的力度也很适合,在皮肤上推擦时,一点不疼,还挺舒服的。因为是在脖子部位,我不敢抬头看贴在自己头上的景色,只能闭上眼,感受着两只大手,在自己的脖子上,肩上摩擦。因为动作幅度的关系,技师的下身有意无意的顶蹭着我的头,当他按摩到背上时,我忍不住抬起头。清楚的看到了,在那黑色的内裤下,好象硬了的大鸡巴贴过来,碰到了我的鼻子尖。

我的心狂跳着,我沒有再低头,就那样贪婪的盯着,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美景。隔着内裤,看到了技师那比自己好象还粗大的大鸡巴,当内裤顶到我的脸上时,甚至闻到了技师大鸡巴散发出的性慾的味道。不知道是因为按摩比较累,还是什么原因,技师的唿吸重起来,而且内裤下粗硬的大鸡巴好象更硬了,几乎要把内裤撑破的样子。在又一次被内裤下的大鸡巴蹭到时,我看到了在大鸡巴头上流出的一缕淫水,把薄薄的内裤印湿了。

我亢奋的几乎哼出来,被压在身下的大鸡巴涨的难受,在身体被技师推来按去时,身下的大鸡巴早被摩擦硬了。技师问我舒服吗?我说嗯,被技师一问,我才叫自己哼出来,也不知道是舒服的,还是亢奋的哼出来。因为已经按摩到了腰上,但技师沒有到旁边去,还是站在床头,弯着身子继续着。他那内裤几乎掩饰不住的大鸡巴,也就更是贴到了我的头上,脸上,我喘息着,用自己唿出的热气特意的喷到那近在咫尺的大鸡巴上。

技师的唿吸更粗重了,虽然我很想用自己的嘴去亲舔那叫我异常亢奋的大鸡巴,但我不敢,过了一会技师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,准备按摩我的屁股和腿了。这一次技师沒有把油倒在手上,是直接滴到我屁股上,不知道是滴多了,还是故意的,凉凉的油顺着我的屁股中间流下来。手直接摸到了我露出来的蛋蛋上。把我屁股中间和蛋蛋上的油擦了又擦,叫我舒服又刺激的都想叫他继续了。技师把油一点点,一遍遍的摩擦在我浑圆的屁股上,按来按去,挤压的我身下的大鸡巴越发的亢奋。

当按到腿时,技师也上了床,骑到了我的腿上,他那内裤包裹着的下身开始在我腿上摩擦。我舒服又刺激的闭上眼,当技师把我的脚放下,拍了一下我的屁股,叫我翻过身来时,我和技师都被我胯下那硬的异常,高高挺起的大鸡巴弄的哼出来。两个人的眼神碰到一起,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的亢奋与渴望,技师仍然站在我的头上,把油倒在了我的胸脯上,两只手开始在我的胸脯上摩擦。

他现在的动作已经不像是在按摩了,简直就是在摸,尤其是摸着我那已经硬了的乳头。我呻吟着哼出来,我感觉到了自己头顶上紧贴着的那根大鸡巴,忍不住扭动着头,刺激的蹭着。技师喘息着,把他的一条腿搭在了床上,这个姿势,虽然他前面的大鸡巴贴不到我的脸上,但他下面的蛋蛋,和那浑圆的屁股却展示在我的眼前。每一次他弯下身子时,那被内裤包着的蛋蛋都会贴蹭到我的鼻子和脸上,叫我又爱又痒,但还是沒敢去摸。

技师把我的上半身按过后,开始绕过我高翘的大鸡巴,用手把我的腿分开,给我按摩会阴部位。两只温热的大手摸弄着我的蛋蛋,但就是不去管我那涨的难受的大鸡巴,反而手指会有意无意的摸到我的肛门上。我舒服又刺激的哼着,希望他注意到自己的渴望,但技师把我的蛋蛋和下面的肛门玩了又摸,就是沒弄我的大鸡巴。在按摩我的腿时,技师是背对着我的,叫我看不到他的脸和他前面的大鸡巴,留给我的,只是他翘着的,浑圆的屁股。我忍耐着,几次想伸手,摸一下那叫我心痒的难受的肉丘,但还是沒敢。一直到最后,在按摩到脚时,我那亢奋难受的大鸡巴,也沒得到安慰。那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大鸡巴,只能在那里晃动着,自己流着淫水。

正面推油完后,技师又叫我趴着,他脱了内裤,我这时看到了他胯下的大鸡巴,不粗,但很直,真想去摸一下,但还是沒敢,技师给我的背上、还有我翘的高高的臀部上摸些油,开始给我做胸推,他的鸡巴在我的菊花肛门周围不停的摩擦着,爽的我不停呻吟着,这时技师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拿了一个避孕套,一边用手指抽插着我菊花,一边带上避孕套,我此时已经爽的不知道去说什么,沒有拒绝,技师扶着自己的大鸡巴慢慢的插进了我的菊花,徐徐干进我肛门的大鸡巴一点点的慢慢的幹到根。

我呻吟着,很清晰的感受着那被慢慢套住的每一个细节。技师呻吟一声,开始慢慢的动起来,虽然看上去他的那么是骚荡,那么的渴望,但是他一点也不粗鲁,一点也不急迫。一点点的动,连他的呻吟也是一点点的。慢慢的动作,叫我更清楚的感受着大鸡巴在我肛门里的摩擦,感受到我肛门深处的嫩肉的包裹和收缩。技师从后面一边用大鸡巴抽插着,一边玩弄着我硬的凸起的乳头,我也实在忍不住想去撸自己硬的流淫水的鸡巴,但技师把我的手拿开了,不让我摸自己的鸡巴,就这样,技师变换了好多姿势,就是不让我抚摸自己的鸡巴。

最后技师躺着,让我背对着他,从后面开始用鸡巴玩弄的我的菊花,这时他一只手一边挑逗我的乳头,一只手终于开始玩弄的我的鸡巴,觉得有点干,给我的鸡巴上摸了些油,上下的套弄着,此时我的鸡巴已经硬的不行,流了很多淫水在我的蛋蛋上,沒几下,我的大鸡巴被技师玩弄的就射了出来,因为技师在我身后,他看不见,我清晰的看见自己的鸡巴将精液射的那么高,那么远,射了好几股,随着我的射出,我更是体会出了那无声的摩擦,和肉与肉挤压在一起的淫秽与刺激。我配合着顶插,享受着他的套动带来的细腻又刺激的快感。技师的高潮来了,他呻吟着,抱着我的腿,大鸡巴向上勐顶十几下,抖动着,把他生命的精华喷射了出来。

事后我们俩休息了一会,便一起去洗澡,这次推油花了我200元,不过这次推油真的是让我回味无穷,我和他也沒有多说什么,付了钱,聊了一会,技师就走了。因为我们都在西安,之后我偶尔还找他推油。

(三)

因为我和技师都在西安,所以推油起来比较方便,于是趁放假,就打电话叫技师来给我推油。

开好了宾馆,这次是带电脑的,洗了个澡,穿上黑色的三角裤,打开电脑,插上自己事先准备好的U盘,里面全是日本G片,看的我鸡巴硬的不行,沒过一会,技师来了,比以前帅了许多。或许是因为我刚看过G片,鸡巴一直硬着,等技师进来,我上去直接抱住了他,我说:“就想抱一下!”

技师有些不好意思:“呵呵,先別这样,还是帮你按摩一下吧!”于是技师脱了衣服去洗澡了,突然发现技师最近有点胸肌了,呵呵!心想一会一定要舔舔,也知道技师的两个乳头是最敏感的,哈哈!想到这里不由得开始摸起了自己的鸡巴。我把身上的浴袍、内裤脱了下来,光着屁股,趴在了床上。技师出来看见电脑上正在放日本G片,笑了一下,然后把自己的浴袍脱了。技师匀称的身上,只剩下一条内裤,而且是他最性感的一条内裤。那薄薄的纱网状内裤,根本掩饰不住里面的春光,还有那沒硬起来的大鸡巴,一览无馀的显示出来。技师撩人的看了我一眼,拿过按摩油,站到了我的头顶。我大概也明白了我的意思,沒有做什么,只是盯着自己脸前的大鸡巴,等待着。

技师把手里的油倒在我的背上,开始抚摩着涂开,一边工作,技师的下身刺激的顶到了我抬着的脸上,只是隔着一层纱网的大鸡巴,与我的脸和嘴亲密的蹭着。我刺激的哼一声,也沒有动手去摸弄,但是伸出了自己的舌头,隔着内裤,去舔着那叫我爱极的大鸡巴。技师自然知道我的意思,也就任由我舔弄着,技师自己在我的背上,认真的摩擦着。被舌头舔的开始涨大的大鸡巴把内裤高高顶起,也更方便了我的舔弄,甚至可以很器轻易的用嘴含住了,技师也适当的换了个姿势。

技师跨坐到了我的大腿根部,把油倒在我的屁股中间上,技师自己骑跨在我屁股上的大鸡巴,隔着内裤压上去,一边按摩着我的腰和背,一边用内裤下的大鸡巴,在我的屁股中间蹭着,顶着。我实在忍不住的说:“啊~~你会折磨死我的……啊~~”我骚浪的哼着,想叉开腿,但被技师夹着,想扭动屁股,但腰被技师压着。技师一边放松着我的腰,一边刺激着我的欲望,慢慢的向下滑,去摩弄我浑圆饱满的屁股。因为腿被压着,我只能骚浪的扭着屁股,技师那不时蹭到我屁股中间的手,弄的我痒痒的,浪浪的,但就是不去动我的肛门。

技师转过身,倒坐在我的屁股上,开始帮我按摩腿。两个人的屁股挤压在一起,中间却隔着一层内裤,技师在蠕动,我也在蠕动,两个人浑圆的屁股刺激的摩擦着。技师站起来,叫我翻过来,看到了我那已经硬硬的大鸡巴。我知道技师下面还会有节目,期待着哼着,看着技师转过身来,跨坐在我的小腹上,技师的屁股正好压在我的大鸡巴上。清凉的油被倒在了我的胸脯上,技师的手在我的胸脯上抚摩着,尤其是我已经硬起来的乳头。在下面,技师那穿着内裤的屁股十分刺激的挤压着我的大鸡巴,随着我的动作摩擦着。

我享受着说:“啊~~兄弟我受不了了,啊~屁眼痒死了……给我吧~~”

被刺激的我,扭动着双腿,亢奋的蠕动着。技师还不想那么快的满足我,技师一边摩弄着我的上身,一边用屁股刺激着我的下面。当技师转过身倒跨在我的腰上时,两个人的大鸡巴隔着内裤终于贴在一起,我伸手摸着技师那被油弄湿了的,更性感的贴到皮肤上的内裤下面浑圆的屁股。

将按摩油倒在自己身上,技师抓着我的脚,让我夹紧,自己倒趴在我的身上,上下蠕动着,刺激的蹭着。

我骚浪的叫到:“啊~~宝贝我服了你了……啊~~~”

技师喘息着,抓着我的脚,两个人互相拉着,让两人滑腻的身子,彼此的摩擦着,刺激的蹭着。这时技师转过身,淫亵的笑着,看着我说:“舒服吗?”

技师那挑逗的眼神,胯下内裤里涨硬的大鸡巴,叫我骚浪的哼着,我说:“恩~~宝贝给我吧…哥要你……”

技师笑了,就站在我头顶,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,让自己那直挺的大鸡巴展示在我眼前。技师坐在我的小腹上,低下头,用我的小腹蹭着自己那已经流水的大鸡巴。我抱住了技师,我下面的大鸡巴向上顶着,刺激的蹭着技师的屁股。技师呻吟着推开我,抬起身子,手握着我滑腻的大鸡巴,压在自己的屁股中间,刺激的蠕动着。是的,技师想叫我操他,后来才知道技师很久沒被人操弄的肛门痒的厉害。

我亢奋的喘息着,被这个主动热情的男人刺激的哼着,就在我想象到技师要做什么时,技师屁股抬起压下去,那不是特別大的大鸡巴,一下就干进了技师骚痒的肛门里。

技师骚浪的叫着:“恩~~哥操我…操我吧……恩~~”技师饥渴的肛门紧紧夹住我那根深深插进来的大鸡巴,技师淫浪的哼着,摸着自己的乳头,扭动着。我呻吟一声,感受到了技师的灼热,感受到了技师菊花的包裹和夹弄,我摸着技师结实的腿和已经硬的凸起的乳头,下面的大鸡巴开始向上顶。

我激情的叫着:“恩~~宝贝…爱死你了……恩~~我给你………”

那不是很粗大的大鸡巴,在技师骚痒的肛门里摩擦着,虽然不是那么充实,但却多了一份灵活的刮弄。技师被操的硬硬的大鸡巴,在我胯下晃动着,在我的肚皮上蹭着。我抓着那灼热粗硬的大鸡巴,刺激的套弄着,我身上的技师扭动着,上下耸动着。

“啊~~恩~~我要射……啊啊~~”不知道是因为今天格外的放松,还是很长时间沒被大鸡巴操了,技师的高潮竟然很快的来了。技师疯狂的上下耸动着,夹着我的大鸡巴,勐力的套了十几下,一下坐到根。在技师那颤动的大鸡巴头上,一股股精液狂喷出来,喷到了我的脸上,胸脯上,肚子上。我被技师紧迫的肛门夹的一哆嗦,呻吟着狠顶几下,被技师高潮中的收缩,给夹射了。

“啊啊~~宝贝我来……我射给你了……啊~~恩~~”

事后大家都有些尴尬,不过更多的还是激情,今天我操了技师,技师推油也特別的辛苦,于是这次推油我多给他了150元,技师有些害羞,不过还是欣然收下了,慢慢和技师推油都熟了,我的几个朋友也想体验一下推油,于是叫我把技师叫来,也给他们推推油。